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智能硬件 > 任正非谈5G转让美国:希望也买我,工资比库克少点就行 > 正文

任正非谈5G转让美国:希望也买我,工资比库克少点就行

导读:9月19日消息,任正非最近接受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托马斯·弗里德曼,任正非详细阐述了向美国出售5G技术的细节,他说他可以将公司全部转让5G的技术和技术秘密帮助美国建立了5G产

9月19日消息,任正非最近接受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托马斯·弗里德曼,任正非详细阐述了向美国出售5G技术的细节,他说他可以将公司全部转让5G的技术和技术秘密帮助美国建立了5G产业,使中国,美国和欧洲形成了三角平衡系统。买家不一定是思科,亚马逊也很好,苹果可以。在华为提供5G基础平台之后,美国公司可以在这项技术上争取6G;美国也可以修改5G平台以实现自身的安全性。

任正非也说他希望过去买,希望工资会低于库克。 “我太羡慕美国的高薪。”今年年初,苹果宣布数据,首席执行官库克2018年的总薪酬为1568.22万美元,增加了28.57万美元。与2017年相比,美元与2016年的工资相比增加了6,935,500美元。

上个月,库克获得了560,000份限制性股票奖励(RSU),价值超过1.15亿美元。 任正非还表示,美国已退出全球化,不会取胜。 “美国的优势在于高科技。如果高科技不卖给别人,美国就无法平衡国际贸易。美国人怎样才能提高工资?”

据介绍,托马斯弗里德曼是美国犹太裔记者,民主党人,专栏作家和书籍作家,曾三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学奖。他写了《世界是平的》并于2005年成为畅销书。

以下是访谈的全文。

Thomas Friedman:非常感谢!今天,华为非常好,与华为团队的沟通非常好。今天早上的经历足以写一本书。

任正非:你今天下午可以提出任何尖锐的问题,我保证如实答复你。

1,托马斯弗里德曼:我非常期待今天的采访,我知道你一定会回答。然后让我们直截了当地说。 我之前也向你的同事们说过,世界目前正在讲两个故事:一个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;另一个是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。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,华为与美国之间故事的重要性高于中美贸易战的重要性。

任正非:我很受宠若惊。

托马斯弗里德曼:中美贸易战将会有解决方案。例如,中国进口更多美国大豆,美国购买更多中国产品。但在我看来,由于华为的重要性,华为与美国之间的故事实际上更为重要。

任正非:其实我们也可以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。例如,华为购买更多高通芯片,英特尔芯片,谷歌软件和微软软件。华为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的研究,而不必得到他们的结果..这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,缓解我们的问题。冲突。

Thomas Friedman:我想问这个问题。 在我看来,过去三十年,中美贸易交易的大多是表面的商品,比如说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子。但华为所代表的意义在于,你们向美国销售的5G技术已经不再是表面的商品,而是“深层商品”。你们现在走在中国的最前端,你们研发出来的许多技术实际上会深入到美国的大街小巷、家庭、卧室,会涉及到个人隐私。这是个新事物。

提到“深层贸易”,我们之所以能向中国销售这类“深层技术”,是因为你们没得选。我们拥有这些技术,如果你们希望获得这些技术,就得从微软或者苹果公司处购买。现在中国也想把“深层技术”卖到美国市场,因为“深层技术”是先进的技术,美国还没有和你们建立起进行“深层贸易”所需的信任度。因为这个原因,在我看来,要么解决好华为的问题,要么全球化就会走向分裂。

任正非:第一,我们还没有打算把设备卖到美国,因此深层次的矛盾还没有产生。第二,我们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,帮助美国建立起5G的产业来,这样中、美、欧形成一个三角平衡体系。我们愿意这样做,但要美国能接受才行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让我们谈谈这个话题。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提议。这种情况下,有没有可能说思科可以通过许可的方式获取 华为全部的5G生产工艺以及软件?美国公司是否可以基于许可,使用华为技术建设美国的5G网络?这样一来,美国就不会担心华为监视美国了。

任正非:是的。也不一定是思科,亚马逊也很好,很有钱,苹果也可以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很有趣。任先生,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提议。 您之前在公开场合提出过这个提议吗?

任正非:现在我们两人谈,不就是公开场合吗?第一个提供给您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您还没有跟任何美国公司谈过这个提议?

任正非:是的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所以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,您会考虑让华为在纽交所或者纳斯达克上市以解决透明度问题吗?

任正非:刚才我讲的,不是我们去美国做生意,是通过转让技术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。这样我们提供了一个5G的基础平台以后,美国企业可以在这个技术上往6G奋斗。第二,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,从而达到自己的安全保障。跳过5G,直接上6G是不会成功的,因为6G的毫米波发射范围太短,因此构建一个6G网很困难,而且是十年以后的事了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有意思。 如果亚马逊或微软想这样做,付华为许可费就可以?是这样吗?

任正非:是的。最好把我也买过去,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少一点就行,我对美国的高工资太羡慕了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谈到这里,我刚好也在华为,有没有可能买一份华为股票?

任正非:不可能,因为您不是华为员工,只有华为员工才可以购买。但是我欢迎您入职华为。

2、托马斯·弗里德曼:听到一些传言,说华为在跟美国司法部沟通,通过和解的手段去解决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的所有问题。想确认一下,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有很多问题吗?有没有这样的沟通?如果没有的话,华为愿不愿意做这样的沟通,以解决和美国之间的遗留问题?

任正非:我没有听说,我们也不会主动去找美国政府,我们还是继续走法律程序。 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美国真正有诚意主动找我们沟通,改变他们现在很无理的做法,我们是可以谈的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您刚才提到,如果美国方面能够改变他们的无理做法,这块具体是指什么?哪些东西可以发生变化?

任正非:比如,美国不能抓住微末细节想置华为于死地,如果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,可以带着诚意来讨论,双方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,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也就是说,这种条件下您愿意跟美国司法部来进行对话?

任正非:是的。

托马斯·弗里德曼:有人说,从华为或者任总您本人的角度是乐于跟美国和解的,但是北京政府不允许?

任正非:不会,这是企业的自主权问题,与北京无关。 没有5G有6G,没有6G有7G,未来道路很宽广,企业有钱,什么不能买,我们自己曾经都准备卖给美国公司,他们不要。

最新动态